筆耕組 2010.008- 法會奇遇記法會奇遇記 蕃子 9月4日佛學班開學,有師姐邀約隔日參加地藏法會,自從上次佛一後就未曾有機會再參加法會,所以很快地就高興答應了。一早抵達會場看一下流程:誦《地藏經》、下午有皈依、施放大蒙山及授幽冥戒。以此禮儀、施食功德,迴向親人、祖先蓮品增上,常住佛國,超度亡靈往生善道或淨土。誦地藏經很好耶!在學佛者的心中,地藏菩薩以悲願著稱「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地獄不空,誓不成佛!」是掌管地獄的幽冥主宰,是救度地獄眾生令解脫的大菩薩。末學是佛法門外婆,這些儀軌對我而言都很新鮮,今日一定可以大開眼界。趕緊著上海青、禮佛供香燭,然後找位子坐下。落座後才發現冷氣很弱、對流不佳,穿海青覺得很悶,但我想這些都是小事。若能以虔誠恭敬的心來誦經禮懺,就不會有問題了,這也是給自己修忍耐的良機。結果,事與願違……。 蒙難 法會一開始不到十分鐘,我開始感覺到頭皮麻麻的、血壓開始往下降、噁心想吐,我告訴自己要撐著、撐著,佛菩薩請加被弟子……。但感覺佛菩薩還沒注意到我,我已經快不行了,趕緊趁著沒轟然倒下前悄悄離開到場外休息。記起以前曾發生過一次類似情況:那是在承天禪寺參加晚課,嘴巴誦著經文,心卻跑到山下味美料搜尋行銷多的素食店,一直舉棋不定待會兒該點什麼?讓小小的胃得到大大的滿足,然後沒多久思慮過甚就倒了。自己反省的結果是:龍天護法在懲罰這個不恭敬法的貪吃鬼。之後,採取對治的方法就是:先想好要吃什麼?堅定不再三心二意,就可以比較專心一點。這次顯然沒想到吃的,但怎麼會這般軟趴趴?全身骨頭酸痛乏力,想吐又吐不出來,會不會是……農曆七月?好兄弟?冤親債主?此刻想念佛都念不出來,真的四大分離時就更甭提了。哇~~好想回家喔!家住臺北,人在桃園,嗚嗚嗚……。孤單難過地在自怨自艾,眼淚已經要泛濫成災時,路人甲師姐經過,笑嘻嘻對五官揪成一團的我說:「妳圓光假日佛學班的噢!」我只好硬生生的把臉展平,露出似有若無的微笑?苦笑?嘸鏡看嘸啦!勉強撐起殘存的氣質,還是要替佛學班顧到名聲。 無我 休息時間一到,帶我來的師姐就衝出來,她看到形容憔悴的我就很凝重的說:「妳好好想一想,有沒有忘了寫誰的超薦名字?有沒有寫累世累劫的冤親債主?我去找師父!」來不及阻擋,她已迅速消逝在人海中。冤親債主?!除了近日被形勢所逼,比較常設計別人做事之外,應該是往日無冤,近日無仇,而過去生……。在此空檔,路人乙師姐不知何時走到身邊?她掏出十元硬幣說:「我來幫您澎湖民宿刮痧?但沒油哩……。」路人丙師姐很快出現:「我有油!」兩人開始搭檔演出。「妳看!我都沒用力,輕輕一碰就刮出來了。」「這邊再試一試!」兩人忙得不亦樂乎,好像在玩刮刮樂,我真成了一塊沒感覺的洗衣板了嗎?所幸,兩位師父很快就趕到,乙丙二師姐退場。師父沉穩的說:「別怕!我來幫妳持咒。」他將手實按與虛按在我頂門,嘴巴念著長串我聽不懂的咒語,這個厲害!如果真有什麼不好的東西附身,準會嚇得趕緊離開。好像念了超久,我心想這個咒語我肯定背不起來。師父說:「不要害怕!如果有附身的話,妳頭頂的氣會很強,會跟我對抗,妳只是中暑啦!趕緊喝鹽巴水。」又關懷幾句方離去。我心想真是好險,如果他是位別有居心的師父,跟我說三道四談鬼神,人虛弱時鐵定信到不行,還好他們是有證量的好師父。路人丁師姐帶個小女孩迅即出場,不由分說將我的頭壓在她的肚皮:「我是做這行的,我來幫妳捏一捏!妳看!兩側的風池穴都堵住了,氣不通臉才會脹紅,妳是不是不好睡?常熬夜,不運動……。」我心中現起金庸小說裡的梅超風──令人聞之喪膽的〝九陰白骨爪〞來也。我小小軟軟的頭被抓的秀髮紛紛掉落,痛到只能顫慄乞憐:「師姐請請 請手下留情。」小女孩在旁邊哈哈大笑:「我媽媽是不是婚禮顧問很厲害?妳痛的話就大聲叫出來吧!」我不僅想狂叫,還想……限於版面尺度不能說。此時的我披頭散髮,大概很像瘋女十八年的劇中人物。路人戊師姐帶著拔罐器登場,那真是恐怖的〝刑具〞,我還頭一次見識。她準備要考中醫師執照,故隨身帶著準備找人餵招。先冷靜看著我喝下500cc的鹽水,再來就開始酷刑。我看不到頭、頸、肩、胸口慘烈的狀況,只能感受到壓力及痛麻。輪到手腕處就能瞧得很明朗,吸力之下,我見到成熟的半顆蕃茄漸漸膨脹,壓力撤去,就變成平面的紅色大丸子。又殷殷叮囑我:「不要太累、不要熬夜要運動。」跟那位拳頭女師父說的一樣。後來到淨房攬鏡一照,簡直像被家暴過一般。由此得到一個重要啟發:錢財不是你的,是五家共有;身體也不是你的,他們都沒問過〝我〞,就把我擺平了。 善調琴弦 因為這樣的遭遇,《雜阿含經.256經》的典故就躍然於腦海間。佛陀有一位很用功、但總是得不到突破的弟子名叫二十億耳,眼看著同伴們一個個成功地都成了解脫聖者,而自己的努力似乎都白搭了,就心灰意冷想放棄。佛陀就以琴師必要調妥琴弦的鬆緊度,才能奏出優美的音樂為喻,來教導二十億耳。「云何?善用琴弦,不緩、不急,然後發妙和雅音不?精進太急,增其掉、悔;精進太緩,令人港式飲茶懈怠。是故,汝當平等修習攝受,莫著、莫放逸、莫取相。」尊者掌握了「不緩、不急」的中道而行後,不久就獲得突破,也順利成為解脫的聖者。過與不及都不是良好的學習態度,當然我不是個太急的〝學佛焦慮症〞者,甚至稱不上是〝哈佛族〞,只是個不善用時間者。現在要好好調整琴弦、調好坐息時間,才不致於太早中道崩殂,才不會對不起關心的人。當然,一個人身體健不健康,在佛法上還有〝業報〞的問題,好像如何都奈何不了。所以有些師父就會說:「不用太注意營養,能堪用就好,反正以後也是燒成一堆灰,重要的是〝心性〞上的追求……。」不知 諸 君看法為何? 具慈悲心者及好奇者可能會問蕃子:後續的法會有參加完嗎?有落跑嗎?報告:不間斷的到下午五點半圓滿。掌聲鼓勵! 感謝兩位和藹可親的師父。感恩載我去的師兄姐。感恩所有捶我、打我、敲我、捏我的師姐們,若沒有她們的「數數水洗,數數火燒」,我是絕不能撐到最後,也不會有此體悟,她們也真的像「從地踴出」的菩薩,教我「要乖要聽話」,怎麼報答呢?不寫了,要去運動啦~~。 阿彌陀佛!祝大家身體健康!

oc50oclgd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