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工現場
  堆積如小山的建築垃圾、斷壁殘垣裸露的鋼條橫七豎八、還有已經乾枯打蔫的各種綠植以及遍地的碎石、鐵絲……昨天下午,被稱為“最牛違建”的北京人濟山莊“樓頂別墅”拆除現場在徵得張必清本人的同意後首次允許媒體進入,這也是違建拆除兩個多月至今其內部細節的首次曝光。
  據施工現場負責人介紹,從8月15日至今拆違現場從未停工一直加班加點,目前已完成70%的拆除工作量,不過大量建築垃圾的難以清運也成為拖拉拆除進度的最大障礙。
  現場
  陽光房內
  昔日客廳餐廳堆滿垃圾 
  昨天下午,記者跟隨海澱城管執法人員進入人濟山莊4號樓2605室。走過一段黑黢黢的消防樓梯,隨著現場工人打開直通樓頂違建的大門,拆除現場的內部首次展現在記者面前。
  “這裡原本是樓頂陽光房的客廳,現在是堆放建築垃圾的倉庫,大家一定要小心腳下。”帶路的現場施工人員介紹,“這個大廳總面積100多平方米,能堆垃圾的地方都堆滿了。”
  記者在現場看到,陽光房客廳里的水晶吊燈上已經覆蓋了一層厚厚的塵土,客廳中原本陳設的酒櫃、飲水機、冰箱、電視、餐桌等傢具電器周圍,高低錯落堆滿了假山皮、編織袋和其他建築垃圾。由於正在拆除,沒有照明設備的客廳顯得非常陰暗。從客廳沿著一條鋪著紅花地毯的通道往裡走,就到了陽光房內的餐廳。餐廳的一面牆都是落地窗,窗外紫竹院的風景一覽無餘。同樣,在餐廳的圓形大餐桌旁也堆滿了垃圾。落地窗對面的牆下堆放著從戶外露臺拆下的各種盆栽綠植,綠植掛有兩個大鳥籠,裡面兩隻黑色鷯哥不時冒出“你好”、“恭喜發財”之類的問候語。
  在陽光房走廊西側,張必清曾精心裝修的園林景觀中,幾株蒼翠的假樹挺拔其間,其餘空地上也堆滿了垃圾,讓人幾乎無從下腳。
  露臺違建
  斷壁殘垣三層只剩一層
  順著陽光房東南側的樓梯,記者來到了曾經“神秘”的違建現場內部。“現在這裡看上去就跟發生過地震一樣,到處亂七八糟,不過當初剛上來的時候確實覺得景色挺震撼。”一位參與拆除的工人告訴記者,“現在這塊現場每走一步都要很小心,因為建築垃圾太多,剛還有工友扎傷了腳。”
  露臺違建上的視野非常開闊,整個紫竹院的湖面盡收眼底。十幾名身穿著橙色反光背心的工人正在違建二層的邊緣往下拆窗框等房屋骨架。現場施工負責人告訴記者,違建的拆除工作量很大,僅綠植就有幾百盆,現場遍地都是拆下來的鐵絲網、泡沫、鋼架、木板等雜物,每走一步都要用腳清開垃圾才行。
  “目前我們的拆除工作已經完成70%左右。葡萄架、環廊、三層違建的上面兩層基本都已經拆除完畢。”現場施工負責人之一李鵬告訴記者,“其實違建最高的一層就是一個儲物間,第二層是養花的溫室。現在儲物間已經拆完,第二層那個溫室也已經進入拆除的尾聲,開發商贈送的陽光房的主體結構已經露出來了。”
  釋疑
  很多市民質疑拆違進度緩慢,記者在現場採訪了施工負責人要雪飛和李鵬。據介紹,目前拆違工人實行雙班倒,白天保證18名工人,晚上還有部分工人負責清運。每天露臺違建的東西南北四角同時動工,拆違進度已達飽和。李鵬告訴記者:“這個拆違已經‘嚇跑’了幾個工人了,一是因為工作場地太高,二就是工作強度大,業主一直在催,我們真是一直拼了命在趕工期。”
  1為何慢?垃圾每天只能運兩車
  “蓋這個違建前前後後用了六年的時間,現在我們盡全力在拆,確實已經是最快速度了。”從8月份就一直和工友加班加點的要雪飛,面對如此大的建築垃圾量也很無奈,“我們當初預估工期只要兩個月,但沒想到垃圾清運難度這麼大。一開始為了趕工期,很多大型建築材料拆下來都沒來得及切割。很多大鋼架、樹木綠植都要切成小塊才能裝進電梯。目前樓內只有一部貨梯且空間有限,為了不擾民我們每天只能晚上用,而且為防刮花電梯,我們還專門將垃圾分類裝袋運輸,但即使如此居民意見也很大。此外,由於北京大貨車只能晚上10點以後進城,目前每天只能運兩大卡車左右的垃圾,已經運了一個多月了,但還是有大量的垃圾不能及時運走。”
  採訪中兩位施工負責人都一直強調,拆除工作年底前肯定能完成,但照目前的進度,垃圾清運很有可能拖到明年。未來拆違的重要任務就是要集中清運垃圾,因為剩下的木地板、欄桿以及最下麵一層違建的拆除都需要將垃圾清走後才能完成。
  2有保留?特意留下假山作圍擋
  對於從樓下看還有很多假山和綠樹、感覺違建拆除慢的質疑。李鵬解釋說,“從樓下或者對面看到的最下麵一層的假山皮,是我們特意留在那兒作為圍擋用的,主要是防止在拆除時有落物滑下去。”
  3設備差?火災隱患也拖慢進度
  記者在現場還看到,拆違的工人幾乎使用的都是電鑽、鎚子、鋸子,像在日常拆違中使用率很高的氣焊等設備在這裡很少使用。
  “這主要是為了防火,北京現在進入冬季有時候風大,怕氣焊火星有安全隱患。”李鵬告訴記者,現場工人切割主要用的是角磨機,而且每次切割旁邊都有專人噴水,就怕火星引燃雜物。樓頂目前三五米就設一個消防器,工人走到哪兒就把消防器搬到哪兒。
  4危樓體?原班人馬知道承重點
  對於違建影響樓體結構的說法,李鵬表示,整個屋頂建築材料共分幾大類,最多的就是假山,而這些假山都是由樹脂材料製成,主要功能是防火隔熱。建築圍牆則採用的是泡沫外加一層鐵絲網固定。房頂彩鋼瓦裡面是岩棉,也是輕體材料起保溫作用。樓頂綠植使用的土都是能代替土壤的樓頂專用綠化材料,質地非常輕。“這些建築材料並不像人們想得那麼重。此前我們也對建築總量進行過測算,不會對樓體造成影響。業主特意找原班人馬回來拆除,就是因為這些施工人員知道承重點在哪兒,要保證拆除不會對樓體造成影響。”
  本報記者 左穎
  眾說
  拆違工人
  幾路人馬各有分工
  鄰樓能夠眺望違建的居民們表示,在國慶節前後,樓頂的拆違工作一直處於擱置狀態,沒有看到工人施工。這幾天,違建的拆除加快了速度,每天樓頂上都能看到十多名工人在幹活兒。
  下午4時許,在電梯間內,一位工人告訴記者,拆除違建的並非一路人馬,大家分工各有不同。除了工頭以外,多數工人並不住在這裡,每天早上來幹活兒,晚上再離開,工頭就住在樓頂的陽光房裡。工人承認,十一期間確實停了一段時間工。放假的時候,有人回了老家,不過時間也不算太長,剛放完國慶假就被急急忙忙召回來了。
  小區保潔
  垃圾堆在地下三層
  在4號樓地下三層,有個類似垃圾通道的地方,樓里的垃圾最終都會集中在這裡進行清理。其中一個通道門已經被堵死了一半,大量垃圾都堆放在門前,垃圾堆積處附近的牆面上有個消火栓,受垃圾阻礙人已經無法靠近這個消火栓,存在一定安全隱患。這些垃圾中除了生活垃圾,還包括施工廢料、殘破的傢具等等。  
  一位清潔工師傅說,除了堆放生活垃圾,樓頂施工產生的垃圾也堆在這裡。物業只管幫居民們清理生活垃圾,施工的廢料還得靠施工方來處理。他們施工的人每天凌晨都會進行垃圾清理,每次會拉走一到兩卡車。     
  本報記者 景一鳴
  表態
  海澱城管
  將協調垃圾清運
  在昨天的現場探訪之後,海澱城管執法監察局相關負責人表示,為保證施工進度,他們仍將每天派專人監督現場。同時這位負責人也透露在和違建相對人張必清的溝通中發現,目前影響拆違進度的最大原因就是建築垃圾無法及時清運,“所以下一步我們也將主要協調幫助相對人解決清運垃圾的問題,確保拆違儘快完成”,同時這位負責人還進一步強調,拆違工作肯定不會停,必須拆到恢複原貌為止。
  本報記者 左穎
  紀晨 攝
(編輯:SN089)
創作者介紹

窗簾種類

oc50oclgd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